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ao.z.p的博客

写写画画 消磨时光 发表习作 广交朋友

 
 
 

日志

 
 
关于我

工农商学兵都干过, 最后吃了记者这碗饭。 从小喜欢写点东西, 如今留下废纸一大堆。

网易考拉推荐

燃烧的句号 第一章  

2012-11-12 23:37:55|  分类: 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倔劲 幼时犯下滔天罪

学儿歌 穷山僻壤童趣多

 

  公元1949,共和国史册上最耀眼的第一页。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艰苦卓绝打天下,开天辟地掌乾坤的崭新起点。

燃烧的句号   第一章 - 兆平园 - xiao.z.p的博客

这年的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用厚重的韶山口音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也就在这年2月2日(星期三)上午九点多钟,即农历己丑(牛)年正月初五日巳时,一个共和国同龄人出生在湖南长沙市县府坪17号。

我降临人世时,爷爷、奶奶早已驾鹤西去。迎接我来到世间的第一人是我的外婆。虽然,外婆是个目不识丁的农家妇女,但她精明能干,粗工细活乃至助产接生都很在行。

作为肖家长子,我出生后备受家人宠爱。除父母之外,外公、外婆和我唯一的叔叔、唯一的姨妈都把我当成心肝宝贝。很可能是从小就被人娇宠的缘故,听大人说,我出生才两三个月就开始“磨人”经常吵着闹着要人抱到坡子街、道门口、八角亭等繁华地段去看热闹。有时候,夜幕刚刚降临,就闹着要去百货商店观赏五颜十色的霓虹灯,经常是深更半夜还不肯回家。

听妈妈说,我在襁褓之中性情就非常倔犟。婴幼之时,吃包子还要剥皮。要是把带皮的包子塞进我的小嘴里,肯定会吐了出来。

有道是“性情倔犟乃罪恶之源”。这不,我半岁多一点儿就犯下了滔天大罪。罪孽之深重简直活该雷打火烧:妈妈给我断奶时,在乳头上抹了黄连,想借黄连之苦使我“遇苦而退”。哪曾料想,吮吸惯了香甜母乳的倔小子,竟发起犟来,用刚刚萌生的两颗乳牙咬断了妈妈的左乳头。妈妈当时痛苦不堪,恨不得敲掉这混小子的狗牙。但“儿是娘的心头肉”啊,她饶恕了乳臭未干的孩子。

后来,当我亲眼看到我的六个弟妹全靠妈妈一个乳头喂养时,深感自己罪孽深重,以至终生悔恨不已。

1950年底,我的二弟出生后,我被送到贫穷偏僻的小山村—— 长沙县福临铺石牯牛嘴上屋里那是我的外婆家。

听外婆告诉我,嘴上屋原是一个大地主的宅院。早在如火如荼的“打土豪分田地”农民运动中,这所地主大宅院分给了我的老外婆和她的五个儿子、五个女儿。因为我的老外公过世很早,老外婆就领着已经各立门户的老大、老二和老四住在这个屋场里。

屋场前有一片稻田、一条小溪和一条不到一扁担宽的羊肠小道。屋场后是一大片草木不生的黄土山丘。山丘上,隔三差五地冒出几棵老枞树(马尾松)和几丛枯茅草,把光秃秃的黄土山坡点缀得像癞子头一样。天晴的日子,常可看到有人在孤零零的枞树下用扫把扫枞毛须须做柴火。还有人在路边或田坎上铲草皮,晒干后除去泥沙拿回去做引火柴。 

在这个穷得要命的小山村里,我无忧无虑地编织着美好童年。晴天,外婆帮我搬一把椅子,让我坐在阶基上跟着她叨念“人之初,性本善”;雨天,年龄相仿的表姨、表舅陪我在屋场西厢的碾屋里玩耍嬉戏;早晨,外婆教我唱儿歌,唱的是“麻雀雀,背驼驼,早晨起来学唱歌”;傍晚,我把捉来的萤火虫放在玻璃瓶里当电筒,静静地躺在竹床上,听外婆讲那些讲了几十遍的故事:

从前,有个狠心的嫂子,经常不许小叔子吃饱饭。有一天,小叔子指着天上的云彩对嫂子说:“天上起了鲤鱼斑哟,河里鲤鱼没人担哟。嫂子呃,让我吃饱饭,好到河里去担鱼呀。”吃完饭,小叔子在河边转了一圈,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对嫂子说:“天上起了鲤鱼鳞哟,河里大水淹死人哟。嫂子呃,等大水退了我再去担鱼吧。”

第二天,嫂子逼着小叔子去担鱼。叔子来到河边,伤心地哭泣起来。只见一颗晶莹的泪珠滚进河里,变成一条三尺长的大鲤鱼跃上岸来。小叔子扛着鲤鱼跑回家,嫂子赶忙伸手去接,没料想,那鲤鱼尾巴一甩,狠狠打了嫂子一个耳光。从此,狠心嫂子的头偏了、嘴歪了、眼也斜了……

每次讲完这个故事,外婆都要感叹一句:“人啊,要有慈悲心,不能有狠毒心”。最后还问我一句:“记住没有?”

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我自个儿在阶基上骑竹马,唱儿歌。忽然,两个人抬着一顶轿子从屋场前的羊肠小路上经过。不记得哪个叔外公还是哪个表舅,跑过来教我唱了一首非常“刺激”的儿歌:“对门路上没人走,两只猴子抬只狗……”教完儿歌,他转屁股溜了。我呢,一遍又一遍地唱着、跳着。抬轿的人停下来,狠狠地骂我没教养。

听到骂声,外婆急忙赶出来,连连向抬轿的人赔礼道歉,还在阶基前的土坎上折了一根狗公刺,把我的“臭嘴巴”扎得出了血。

外婆家世代赤贫,一年到头缺粮、缺油、缺柴火。虽然土改时分了田地和房子,但仍很贫困。外公是李家老大,人称“李一爹”。除耕田种地外,他经常帮人挑脚运货,挣点小钱接济度日。碰上天气好,外公还带着我去推车送货。他让我坐在“猪嘴巴”独轮车最前端向上翘起的部分上,一边走一边给我讲故事。他最喜欢讲朱元璋落难时把掉在茅厕板上的饭捡起来吃了的故事。也不晓得这故事是真是假,反正,要爱惜粮食的教诲从小在我的心里深深地扎了根。

有一回,外公讲了一个令我终身忘的故事:有一年,久旱不雨,天干地裂,颗粒无收,饿殍遍野。有个不顾穷人死活的地主老财,看着乡邻活活饿死也不肯施救还把半箩筐稻谷倒在地上喂鸡鸭。玉皇大帝知道后,很是生气,便令风神雨仙、雷公电母严惩这个狠心地主。顿时,风雨交加,雷电大作,一个炸雷把这个没良心的地主劈死了。

从那时起,我始终忘不了外公讲的故事,忘不了那个见死不救的地主老财遭报应被雷劈的下场。在我的视野里,“浪费粮食遭雷劈”的警示牌始终挂在最显眼的正前方。因,无论什么时候,我始终舍不得随便倒掉一口剩饭。

小时候,每每听见雷响,我就会检讨自己有没有糟蹋粮食。后来,我上学读书了,进厂当工人了,参军当战士了,退伍当记者了,仍保持着勤俭节约的习惯。即便在外做客,我也会把掉在桌上的饭捡起来吃了。

我在外婆家的时候就会背“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从小深知“一粒粮食一粒汗”,总希望年年都有好收成,人人都能吃饱饭。

记得,有一年冬天,突然下起鹅毛大雪。外公给我讲解“瑞雪兆丰年”的成语,他说:冬天,老天爷把白花花的雪片撒到人间,田土盖上厚厚的被子,还把地里的害虫全冻死了。雪下得越大,来年的收成就越好,人们就有饱饭吃。我问:天上哪有那么多雪呢?外公告诉我:雪是由地上的热气变的。平时,老天爷把人间的热气收起来,到了冬天,就变成雪,撒到地上……

    听了外公的讲解,我深感老天爷是好人,并下决心要给老天爷帮忙。于是,每次看到外婆用瓦罐炊壶烧开水,我就把壶盖揭开,让腾腾热气升到天上去。有一回,我倒了满满一杯开水摆在大门口,俯下身子对着杯子吹气。外婆看见后,大声呵斥道:你这臭小子,又在搞么子鬼名堂?我十分认真地告诉外婆:多给老天爷送点热气,他就能多做一些雪,明年就可以多收粮食。外婆听了哭笑不得一边骂我是“蠢猪”,一边唠叨着“本来就得柴烧……”

1954年春暖花开的时候,我刚刚满五岁,眼看就到发蒙的年龄了。外婆虽然舍不得我离开,但还是把我从贫穷闭塞的石牯牛释放出来,让我回到父母身边上学读书。

就这样,在外婆家的“单人幼儿园”里,我接受着古老而传统、朴实而善良的儿时教育,度过了幸福、美好的时光无忧无虑的童年就此划上了句号。这是一个金色的句号,欢乐的句号,天真无邪的句号。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外公用独轮车送我和外婆到福临铺搭汽车。我们在黄花的一家小客栈住了一宿,第二天转车到了跃龙。再走20多里山路,才来到陌生的浏阳县普迹镇。

普迹并非我家祖籍,却成了我的故乡,完全是命运的安排。

1952年初夏,在长沙城里干了近十年邮差的父亲响应党和政府号召,报名农村开发基层邮电事业。最初,被安排到醴陵县开办基层邮电局。完成任务后,又于当年11月从醴陵调到浏阳县,去开办普迹邮电支局,并成了第一任局长。

从此,这位祖祖辈辈在长沙城里生活的汉子携妻带子,背井离乡,定居于浏阳河畔的普迹小镇,并在基层邮电支局局长职位上几起几落。

父亲生性懦弱,但骨子里有一股傲气。他不善应酬,更不会阿谀,但工作认真负责,处处为别人着想,是一个忠厚本份的老实人。那时候,普迹街上早市繁荣,附近的农民常常天不亮就挑着小菜、山货和各种土特产品上街赶早市,顺便到邮电局寄信、取汇款。无论春夏秋冬,不管严寒酷暑,父亲总是一大早就开门营业,保证随喊随到。

1954年盛夏的一天上午,爸爸正在营业间为客户兑汇票。那时候,我们一家就住在营业间后面的两间小房子里。突然,刚刚3岁多的二弟上茅房时不慎掉进粪缸里了妈妈哭着喊着要父亲赶快去救人父亲却一定要兑完汇款,送走顾客才肯走出营业间。当他赶到茅房时,蛆虫已经爬进了二弟的耳朵和鼻孔。

父亲对工作的执着,在同辈人中传为美谈。逢年过节,不少人从外地往家里寄钱,父亲总是及时把汇款送到收款人所有这些都使他到普迹后,很快就融入了当地百姓之中,成为受人敬重、威望很高的地方义士。因此,他辞世十多年后,方圆十里八乡上了年纪的人还时常念叨他。

在普迹站稳脚跟后,父亲把梅姨我妈妈唯一的妹妹从石牯牛接到了普迹,并在金江中学念完了初中。后来,梅姨在浏阳当了一辈子小学教师,并在浏阳安家立业,生儿育女。虽然前半辈子坎坷艰难,但后半辈子儿孙绕膝,幸福安康。

普迹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山区古镇仅地名就有好多好多美丽的传说。

有史料说,很久很久以前,普迹本是一方圣洁之土。原名叫“普济”取梵语“普度众生,济世安民”之意。

也有史料说,九曲浏水之普迹弯处,有一座万寿山。山下原有一座万寿宫,庙里祭祀着晋代著名斩蛟(蟒蛇)除害大仙许逊的神像。这许逊(公元239年-374年)字敬之,号旌阳,江西南昌人氏晋代著名道士,净明道派尊奉的祖师人称“许九郎”、“旌阳祖师”等。

相传,许逊少时,精通骑射,本以打猎为业。一天上山打猎,他奋力追射一头有孕母鹿。只见母鹿狂奔,鹿胎堕地。接着,母鹿舔其子而死。见此场景,许逊沧然感悟,折弩而返。后来,前往西山修学道法,精于用符咒诛杀蛟龙(蟒蛇)为民除害。宋徽宗时上尊号为“神功妙济真君”。到了元代,被敕封为“灵感普济之神”。“普济”便由此得名。

还有史料记载,三国时期,蜀国名将关云长大战长沙, “赤兔马”神秘失踪,好不容易在“普济”一个小山冲里找到。坐骑失而复得,关老先生欣喜若狂,下令将找到“赤兔马”的山冲改名为“牧马冲”。红脸关公身披盔甲,在山冲口一间水塘边策马飞奔于是,此处有了“跑马塘”的地名。由于宝马飞蹄,迹痕遍地,原来的“普济”由此更名为“普迹”。

听老人说,为纪念关云长的“赤兔马”在普迹失而复得,从那时候起,每年的金秋八月,这里都要举办一次规模盛大的“骡马会”。

燃烧的句号   第一章 - 兆平园 - xiao.z.p的博客

    怪不得,地处湘东山区的小小普迹,竟有这么多关公庙、关帝庙、关圣庙、武圣庙和武财神庙…… 原来,关公老爷在这里落了户,扎了根。

燃烧的句号   第一章 - 兆平园 - xiao.z.p的博客

    作为忠义的化身,两千多年来,关公不仅被历代统治者尊为与“文圣”孔子齐名的“武圣”,受到敬奉祭祀,也一直被民间尊为“武财神”,受到顶礼膜拜。如今,武圣庙、关帝庙、财神庙更是遍及海内外就连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也不得不承认,“关公”是一种文化、一种精神。一座关帝庙,就是一方水土的民俗民风展示;一尊关公像,就是千万民众的道德楷模和精神寄托。

到了明崇祯年间,普迹骡马会已经名噪南七省、北五省,成为中南地区重要的商品集散地。后来,每年来普迹赶会的赣西药商为纪念其祖师“神功妙济真君”许逊,在这里兴建了一座许君庙,来朝庙祭祀者络绎不绝。药商们还雇请艺人设坛唱戏,兼以杂耍龙狮,引得街市人潮如涌,生意更加兴隆。此时恰逢许君生日(农历八月十三),于是,早在三国时期就开始了的“骡马会”,演变成了“八月会”。

那时候,普迹“八月会”仍以交易猎犬、家犬为主,兼营牛、羊、驴、马等牲畜,药材、山货以及其他土特产亦纷纷上市。方圆上千里的商贾和山民牵着成群的犬只和牛、羊、马、驴到此交易。有的还肩挑、畜驮、船载、车装,把各种货物从四面八方运到普迹赶会。

    据《普迹镇志》记载:“八月会”上“车水马龙人如海,物资如流货成山”。前来赶会的商贾、山民遍及湘、鄂、赣、云、贵、粤等省。志书描述八月会之盛况曰:“万商云集,百货山堆,色色入胜,样样货齐,绕市二里,几无空地”。据老人说,办一次八月会,当地人光卖茶水就够一年开销。

燃烧的句号   第一章 - 兆平园 - xiao.z.p的博客

八月会期间,古镇普迹商贾如云、人流如织,导致菜蔬食品供应不济。不少外地客商便将牵来赶会交易的犬只交给当地人宰杀、烹制。

谁也不曾想到,普迹人烹制的狗肉佐料齐备,加工独特,烂熟无骨,且辣且香。有文人骚客赞普迹狗肉曰:闻之垂涎欲滴,见之争相品尝,食之回味无穷。从那时起,普迹狗肉闻名遐迩,经久不衰。

普迹狗肉既是佐餐之佳肴,更是滋补之上品。当地百姓对狗肉功效的追捧,简直到了神乎其神之境地。我亲眼见过一位山村老翁,冒着鹅毛大雪,赤脚草鞋、薄衣单衫地挑着柴火上街叫卖。有人搭讪:“老人家,这冰天雪地的,您单衣赤脚,身体真好啊!”老翁笑答:“去年八月,我吃了一顿狗肉咧。”

普迹人爱吃狗肉,不亚于湘潭人爱嚼槟榔。不管春夏秋冬,不分男女老幼,亲人团圆、好友聚首、宾客临门、夜宵小吃,都少不了大盆小碗的狗肉。清炖、红烧、黄焖…… 直吃得夏天大汗淋漓,冬天热气直冒。

斗转星移,光阴似箭。不知什么时候,也不知什么原因,有着悠久历史的普迹“骡马会”演变成“八月会”后,又演变成了“物资交流会”、“商品交易会”。近些年来,更是频繁改名,变幻莫测。一下子叫“商品展销会”,一下子叫“招商引资会”,一下子又叫“商贸洽谈会”、“人才交流会”等等。但是,这些赶时髦的七会八会,只不过是一现的昙花。因为,它们没有了“骡马会”和“八月会”的古朴风韵。

早在清末民初,湘东山区普迹小镇就已经成为了浏阳西部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享有浏阳西乡的“小南京”之美誉。这里街市繁华,商贸兴旺,经济活跃,民风淳朴,人民安居乐业。

普迹的文化底蕴深厚,文化气息浓郁,堪居浏阳四乡之首。唱花鼓、演皮影、扎故事、舞龙灯、耍狮子,还有竹马灯、蚌壳灯等,多姿多彩的民间表演,丰富了群众的文化生活。有民谣说:南乡出煤炭,北乡出布担,东乡出蛮汉,西乡出戏旦。可见,这里的文化生活之丰富多彩。

燃烧的句号   第一章 - 兆平园 - xiao.z.p的博客

我在石牯牛那个小山村时,不知道山外的天有多高、地有多大也不知道世上还有一个叫普迹的地方,更没想到普迹比石牯牛繁荣多了。石牯牛能看到的青山绿水、稻田菜地,普迹都有;石牯牛没有街市店铺,到处是焦黄的泥巴路。普迹却有街有市,店铺林立,麻石老街溜光溜光;嘴上屋前面只有一条不到一扁担宽的小溪,普迹街边却有一条好宽好宽、清澈见底,而且“弯过了九道弯”的浏阳河。

 更令我乐此不疲的是,古老的普迹街上,存留着好多好多传扬了千百年的美丽传说和珍贵文物。不必说正街上的武圣庙、公王庙,下街的龙王宫、万寿宫,河边的水王庙和对河的将军庙,也不必说楚大夫魏熹在此结茅为观,留下了2300多年前的战国陶器,仅九曲浏河普迹大湾上的包公庙,就足以令你如痴如醉。

    顺浏水而下,普迹大湾左侧山顶有一座面河而立的庙宇。拾山路石级而上,可见庙内禅香氤氲。庙外女墙门亭上方的黑底门额上,“龙图阁”三个红色楷书大字格外醒目。门扉两侧有白底黑字楹联:“忠贤将相,道德名家”。大殿顶端有一木匾,上书“一笑河清”。殿内神台上,包公蟒袍冠带,正襟端坐。他一身浩然正气,俯视着浏阳河,仿佛要拍案而起。

燃烧的句号   第一章 - 兆平园 - xiao.z.p的博客


离上街口半里外的杨家洲对面,有一座流传着不少神奇故事的太阳山,山上有存留了上百年的古刹和宝塔。可惜的是,“大跃进”时期,为众人祭祀的庙宇被拆,砖头被搬去砌了高炉,带铁的东西被撬去炼了钢铁。“文革”初期,古老的宝塔被当作“四旧”毁了。改革大潮一起,太阳山被圈定为“招商引资开发区”。于是,树被砍了,土被推了,整个太阳山被彻底铲平了。后来,这里虽然起了几栋房子,但并没招来什么商,也没引来什么资,反而毁了这里的风水和景致。

1955年秋,我在当时的四十完小(后改称普迹完小)发蒙,进了初九班。不久,我加入了少先队,成天哼着当时的队歌:我们新中国的儿童,我们新少年的先锋,团结起来,继承着我们的父兄,不怕艰难不怕担子重,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勇敢前进,前进,跟着共产党……

上小学二年级时,我当了班干部,却闯了一次大祸。那是一个星期六下午,全校搞大扫除。我没等老师到场就自作主张地给同学们布置任务:女同学扫地、抹窗户,男同学把黑板、桌椅抬到操场旁的水塘里去洗刷。小小班干部的话蛮管用,小伙伴们一呼百应,个个来神,抬着黑板和桌椅飞快地来到水塘里,光着屁股跳进清澈的水尽情嬉戏,好不痛快。

没多久,班主任何俊杰老师赶到了水塘边。她满头大汗,气喘嘘嘘,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看得出,她肯定是急急忙忙跑来的。看着在水中嬉闹的十多名学生和满漂浮的桌椅,何老师又急又气。她一边招呼学生赶快上岸,一边跳起脚来厉声责问:“谁带的头?”

“我!”我像课文里的刘胡兰一样,挺胸抬头,临危不惧,俨然是个小英雄。

 结果,全校集合开大会,还把我爸爸叫来了。校长谢发达在大会上点名批评我,不仅撤了我的班干部,还说要开除我。搭帮何老师再三说情,才没有真的开除,只给了我一个警告处分。

回到家里,爸爸把我打了个半死。

 

  评论这张
 
阅读(139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