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ao.z.p的博客

写写画画 消磨时光 发表习作 广交朋友

 
 
 

日志

 
 
关于我

工农商学兵都干过, 最后吃了记者这碗饭。 从小喜欢写点东西, 如今留下废纸一大堆。

网易考拉推荐

燃烧的句号 第四章  

2012-11-20 20:35:48|  分类: 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登讲台 赶鸭上架为生计

搞串 热血沸腾进京城

 

 

 由于“文革”的爆发,一九六六年到一九六八年连续三届初、高中毕业生陷入了既没学可升,也没业可就的艰难境地。从浏阳七中毕业后,我学生时代划上了句号,由于家庭经济困难,我不得不为生计奔波了。

 1966年7月,我和二弟一起混在大人们中间,来到了地处湘东山区的浏阳磷矿樟树冲工区挑矿石。我们在临时租用的民房里垒灶架锅,安营扎寨,开始了服劳役般的生活。每天晚上,我们弟兄和十几条精疲力尽的汉子顾不上蚊叮虫咬,齐刷刷地挤在用土砖垒成的大通铺上睡觉,就像如今街头小吃摊摆在烧烤架上的羊肉串一样。

 在挑矿石的日子里,我学到了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同在一起干活,身份却分三六九等,光工人就分全民工、集体工、正式工、合同工、季节工、临时工等等。挑矿石的民工是最下等的苦力,上工却要三班倒,而且每班不少于八小时。上班时间,我们扁担不离肩,把放炮炸碎的磷矿石挑去装火车。虽只有二三百米远,但每担都有一百四五十斤重,强壮劳力一个班可挑百把担,能挣三四块钱。我和二弟,还有聂乐其、张治安、娄云生等一帮十六七岁的孩子,整天拼死拼活也只能挑六七十担,每天累得要命也只能挣一块多钱。

 咬着牙关硬撑了十多天。“开资”时才晓得,除去吃、住开支,我挣了不到10 块钱,二弟却倒欠1分钱。生怕失了面子的二弟始终不承认倒欠,而说挣了1分钱,因为倒欠1分钱意味着不能自食其力!直到50年后,我们弟兄还经常为这1分钱进行“考古”争执。

二弟不是挑矿石的料。超负荷的体力劳动压得他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在烟雾弥漫、灰尘笼罩的矿山工地上,未脱稚气的二弟学着陈胜、吴广的腔调,含着眼泪仰天高喊:“苟富贵,勿相忘”!他把箢箕、扁担一摔,搭便车回了普迹。搭帮“干四爷”帮忙,在肉食站谋得了押运生猪的活。

其实,在磷矿挑矿石的超重体力活我也吃不消。何止是我,就连长相、个头极像鲁智深的壮汉邹云凯,以及被我和二弟称为叔叔、伯伯的彭子谦、聂能发、汤玉春、娄启华等都感到吃不消、受不了。

有道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我挑矿石度日如年的时候,1966年8月下旬的一天,当时在浏阳县永和镇当党委书记的刘斐然派人把我叫到镇上,要我去张罗筹办永和镇中学的事。那时候,我并不认识刘书记,只知道刘书记的妻子邱汝钦在普迹完小教书,当过三弟和五弟的班主任,对我们弟兄很是同情和关爱。在调我去永和镇当老师的事情上,邱老师肯定对丈夫吹过“耳边风”,只是我不知道个中底细。

就这样,我这个花六年时间才读完三年初中的毕业生,被赶鸭上架登讲台,成了永和镇中学的开辈祖。

记得,我从樟树冲工区到永和镇中学去当老师的时候,和从家里到磷矿挑矿石时一个模样,只是没有带箢箕、扁担。因为我当时不认识刘书记,只好请在工区理发的“沈四爷”帮忙引见。这“沈四爷”大号沈寿成在普迹公社集镇大队当过大队长,和刘斐然交往甚密,请他引见是最好不过的了。那天,在“沈四爷”引领下,我挎着一床旧棉絮,提着一个装换洗衣服的小木箱,搭乘拖矿石的小火车到了永和镇。

刘书记重友情,讲义气,热情地招待沈四爷和我在镇机关食堂吃了午饭。下午,又亲自把我送到永和完小,交待李校长把新建的一间教室给镇中学使用。这样,教室隔壁的一间房子就成了我的宿舍。

开办永和镇中学主要是为了解决镇上居民和矿山子弟的就读问题。由于仓促上马,白手起家,既无校舍,也没老师,更没有什么招生计划。我记得,当时镇中学就我一个老师,一切关系由永和完小代管。因为缺少老师,课程只设了政治、语文、英语,都由我一个人应付着。与此同时,刘书记还在紧锣密鼓地到处找老师。

永和镇中学的第一个班招了40 多名新生。这些学生全部是集镇和厂矿子弟,他们的家庭经济条件相对农村贫下中农来说要好得多。虽然,这40 多个学生有的年龄和我相仿,有的个头比我还高,但他们的知识、阅历,乃至言行举止都很稚嫩,显然没有历经过艰苦磨练。

第一次与学生接触,不少同学对我这个年龄相仿的老师投以怀疑眼光我自己也担心镇不住课堂。

怎么办?赶上架的鸭子总得飞呀。开课前十多天,我每天通宵达旦地备课、练板书、学普通话,就连在讲台上怎么站、怎么走动这样的细节,我都进行了反复演练。我尽量显示出老师的博学和威严:课堂上,我不看书本,一字不漏地背诵“老三篇”,还旁征博引地讲张思德、白求恩和老愚公的故事。下课后,我和学生亲密无间,俨如兄弟姐妹。两个星期后,学生对我有了敬畏感,并出自内心地尊重我。

有一次放学后打扫卫生,几个女生打扫完教室后,主动来帮我打扫宿舍。有个年龄较大的女孩悄悄拿走了我压在玻璃板下的一张照片。事后,有同学取笑她喜欢上老师了,弄得她很不好意思。

燃烧的句号    第四章 - 兆平园 - xiao.z.p的博客

为了平息同学们的议论,解除这位女生的尴尬,我花一块八毛钱,洗印了30多张照片。我在课堂上像演讲一样大声说道:不少同学喜欢老师,想得到一张老师的照片,这是好事啊!喜欢老师,是愿意跟老师学知识的基础,如果连老师都不喜欢,怎么把学习搞好啊?来,每一个喜欢老师的同学都可以得到一张老师的照片。

就这样,一场照片引起的风波平息了。

凭借年龄相仿的优势,我和大部分学生成了知心朋友,不少人乐意与我交谈,连不想让父母知道的隐私都悄悄告诉了我。有几个磷矿子弟,每天早餐从食堂买来热腾腾的馒头,还送两个给我吃。下午放学后,有的学生还以补课为由,留在学校和我一起学骑单车。

当然,也有一些调皮学生令我十分头痛。最调皮的要算永和汽车站丁站长的儿子丁吼声,光听这名字就吓你一跳。这小子出生在长沙城里,年龄比我小不了几岁,个头却比我还高。他性格倔犟,好胜心强,很讲哥们义气,敢为朋友两肋插刀,母亲根本管不住。没办法,丁站长只好把他带在自己身边亲自调教。据说,他死活不肯跟爸爸走,最后还是用麻袋装着从长沙运到永和的。

到永和后,这个连“天王老子”都不放在眼里的小子胆子更大了,迟到、早退、上课讲话、考试翻书…… 我批评他,他的调子比我还高,喷出一口地道的长沙话:你再讲再讲,老子把你从窗户里丢出去。有一次上课时,他看见教室外面停了一辆大卡车,居然溜出教室,把汽车开走了。

20多年后的一天,我从长沙乘湘运班车回湘潭。一路上,驾驶员不时从车顶后视镜看我,最后大声喊:“肖老师,坐到前面来啰”。这时,我才认出是丁吼声,还是小时候那副“猛子神”模样。他一边开车一边大声对我说:“肖老师啊,我小时候不认真学习,现在晓得读少了书……”原来,他读完初中就参加工作,在湘运23车队开大客车。年近半百了,还和小时候一样性情倔犟,万事不服输的性格依如旧故。

记得,1990年冬天,我邀他到我家吃狗肉,三个人平分两瓶烈酒。丁吼声实在喝不下去,却打死不认输,便端起酒杯从自己衣领里灌进去,把毛衣和衬衫前襟都浸透了。整整一顿饭功夫,他始终弯着腰,不让冰冷的衣服粘在胸脯上,弄得在座的人笑痛肚皮。难能可贵的是,他硬是培养儿子上了大学。如今,我和他虽然都退休,但交往仍然甚密,是有求必应的好朋友、铁哥们。

1966年下半年,“文革”烈火从清华、北大的校园蔓延到了大江南北。此开始,“革命大串连”进入了高潮。一时间,全国各地到处都是扛红旗、穿军装、背挎包的“革命小将”。毛主席“8.18”接见红卫兵后,亿万人涌向北京,想见见“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于是,各地红卫兵以各种方式到北京、上海、广州、延安、韶山、井冈山等“革命圣地”进行着免费旅游式的大串连。

眼看冬天就要来到,天气逐步变冷。党中央考虑到,如果“立冬”以后毛主席再接见红卫兵,保障“革命小将”的衣食住行将会遇到极大困难。为此,周总理力图说服毛主席尽早结束接见红卫兵的活动。经毛主席同意,11月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联署发出《紧急通知》,要求红卫兵和革命师生“暂停来京和到各地串连”。

 可是,这个时候,最高权威的红头文件也没有了约束力。赴京的洪流不但未减,反而更猛了。 

出于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限热爱,也出于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衷心拥护,更出于赶在冬天到来之前去北京接受毛主席的检阅,11月初,县里接到通知,组成毛主席家乡红卫兵赴京代表团。每所中学分配3—5个名额,其中必须有一名学校负责人领队。

那时候,永和镇就一所刚刚开办的中学。因为“山中无老虎”,我便在这里称起了“霸王”,名正言顺地当上了永和镇赴京红卫兵的领队让永和完小几十名老师和近千名学生眼红得不得了。

  我带着两名学生(一个男生叫王子文,一个女生叫李国英)急忙赶到浏阳县城集合。然后,乘坐醴浏铁路的小火车到醴陵转乘进京的大火车。

真是“乡里人进城”。头一回见到了从没见过的人山人海场面:火车箱里挤得没地方落脚。座椅底下、行李架上、走道里、厕所里,全是黑压压的人头和红艳艳的袖章。整整三天三夜,我被红卫兵战友挤得抬了起来,两脚悬空,根本无法沾地,饿极了就啃一口自己带来的干馒头。好在车上没有水喝,三天三夜都没上厕所。

燃烧的句号    第四章 - 兆平园 - xiao.z.p的博客

火车摇摇晃晃地向北爬行。每个大小车站都要停下来,让黑压压的红卫兵小将潮水般地涌进车箱。有的红卫兵为了挤上火车,还砸碎玻璃,撬开窗户,踩着人头往里爬。火车停了几个站以后,车上的“小将们”吸取了教训,无论如何不肯打开窗户。急于上车的红卫兵有的爬到车箱顶上,有的用绳子把自己绑在车门的踏脚板上,谁也没有在意安全不安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一帮强行上车的红卫兵砸碎了车窗的玻璃,不停地向车内扔石块。车上的人不约而同地用行李包把窗户堵了起来……

就这样走走停停、喊喊叫叫,我们在拥挤不堪的火车上整整熬了三天三夜,好不容易才到了朝思暮想的北京。此时已是夜半时分,经过长途跋涉、已是满目疮痍的火车,精疲力竭地趴在永定门车站。

凭借着“毛主席家乡红卫兵赴京代表团”的牌子,我们住进了清华大学中央主楼。几十个人挤在一间大教室里,和衣睡在地板上。

北京,伟大的首都,革命的圣地,中国的心脏!早在念小学,就在语文课本上看到过“红墙黄瓦,高大美丽”的天安门城楼。此时此刻,我恨不得马上拜谒这座金碧辉煌的金銮殿。可是,上面有通知,不管老师还是学生,必须在住地待命,等候伟大领袖毛主席接见。一连几天,我们“毛主席家乡红卫兵赴京代表团”的每一个人谁都不外出,只能在清华园里参观大字报。

为了请毛主席早日接见红卫兵,让小将们早日离京返乡,周总理在毛主席第六次接见红卫兵后的第七天,又安排了第七次接见200万红卫兵。因为这一次接见的人数实在太多,周总理特意安排分两批接见。 

 11月10 日凌晨一点左右,通知来了:毛主席将在天安门城楼上第七次检阅红卫兵!

我们拂被而起,穿好衣服,扎紧鞋带,飞快地奔到中央主楼前坪,爬上亮着双闪灯的军车。长长的车队顶着刺骨的寒风驶向北京城区。

不知到了什么地方,车队在路边停下。我们分成十人一组,由一位解放军战士领着,跑步去天安门接受检阅。天亮时分,我们赶到了东长安街的起点。哇!街上的人就像出巢的蚂蚁。为了防止走散,人们只能手挽着手向前移动。

天亮了,八点了,中午了,下午了。接受检阅的红卫兵队伍才推进了不到两里路。我顾不得老师殿后的规定,和学生一样拼命往前挤,可怎么也推不动前面的人群。

燃烧的句号    第四章 - 兆平园 - xiao.z.p的博客        在近乎疯狂的气氛中,我听到路灯杆上的高音喇叭里不断传来天安门城楼上的声音。我真真切切地听到,周总理大声地喊着:“红卫兵小将们,请你们赶快往前走,不要在天安门广场上停留……”

燃烧的句号    第四章 - 兆平园 - xiao.z.p的博客

 当时,我的心啊,扑通扑通地越跳越快。我不顾一切地向前挤,脚上的新解放鞋掉了一只,也顾不上捡。和所有的人一样,我手里挥舞着《毛主席语录》,嘴里不停地高呼着:“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

 虽然时近冬日,所有解开了衣扣,敞开了胸襟所有人的脸上都流着汗珠,头上冒着热气,就像蒸馒头一样。我第一次体味了“热血沸腾”的滋味。

太阳西斜了,晚霞铺开了,夜幕降临了,华灯放了。长安街上天安门前,依然人如潮,旗如海。高音喇叭里,仍在反复播放着《大海航行靠舵手》。

夜深了,接受检阅的红卫兵无论见没见到毛主席,都不能不恋恋不舍地渐渐散去。

我们这些来自毛主席家乡的红卫兵根本没有推进到天安门广场,更没有见到“最红最红的红太阳”但谁也不沮丧毕竟,长安街上留下了我们的脚印!

后来才了解到,11月10日的接见是上午10点开始的。150多万红卫兵以列队游行的方式,在长安街上由东向西徒步通过天安门。为了多看一眼伟大领袖毛主席,红卫兵小将们走到金水桥后便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不少人还打着漩涡来回翻滚。 

燃烧的句号    第四章 - 兆平园 - xiao.z.p的博客

站立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为了引导红卫兵尽快西进,不断地沿着检阅台往西走。老人家手里挥舞着军帽,示意不要在天安门前停留周总理则不断地叫工作人员组织部队进行疏导。这种漩涡翻滚渐进式的接见,一直持续到下午4点钟。年逾古稀的毛主席从上午10点开始,在天安门城楼上整整站立了6个小时。老人家实在太累了! 

10日深夜,我们回到清华大学中央主楼,已经精疲力竭。大家各自打一碗米饭,舀一瓢大白菜煮粉条,边吃边谈论头一回进北京城、头一回上长安街、头一回目睹“红色大海洋”的感受,人人都沉浸在无比兴奋和幸福中。我发现,几乎所有人的嗓子都沙哑了。

吃完饭,我们和衣躺下,谁也没有合眼。忽然,哨声阵阵,几个解放军一边奔跑,一边喊着:“紧急集合!”原来,第二天毛主席还要检阅红卫兵。

11月11日,我们又是星夜出发,拂晓时分赶到长安街。50万红卫兵被安排在天安门广场和东、西长安街上,等候毛主席乘车来检阅。

我们“毛主席家乡红卫兵赴京代表团”被安排在国际饭店对面的马路上。还是十个人一列,前面由解放军手挽手地挡住人群,后面由带队老师殿后。这时,我既埋怨自己个头矮小,也埋怨自己不该当老师,要守在队伍最后。我眼睛四处转溜,暗暗地观察地形地貌。心里早早地盘算着:管他老师不老师,等毛主席乘坐的汽车快来时,我就爬上路边那棵大树,一定要让老人家听见我喊“毛主席万岁!”

时间过得真慢。在马路上等候了五六个小时,我两只眼睛不停地向两边搜索着:不知道毛主席他老人家会从哪头过来。大约 11 点钟,我左边方向(东长安街)的人群突然欢呼起来。啊,毛主席来了!燃烧的句号    第四章 - 兆平园 - xiao.z.p的博客        

我看见,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同志分乘9辆敞篷吉普车缓缓而来。

燃烧的句号    第四章 - 兆平园 - xiao.z.p的博客

毛主席左手扶着车篷上的扶手,右手不时地向人们挥舞。 我一边高喊着“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一边飞快地爬上早已瞄好的那棵大树。因为,那棵大树旁悬挂着“毛主席家乡红卫兵赴京代表团”的巨型横幅。我看见,毛主席身穿草绿色军大衣,连连向我挥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人们纵情欢呼,个个热泪盈眶。那震天动地的欢呼、蔚为壮观的场面,唯有此时此刻此地才能看到。

那一刻,我就像触了电一样,一股暖流流遍全身,真的是心潮翻滚,热血沸腾。只可恨司机把车开得那么快,也不知道老人家听见我喊“毛主席万岁”没有。

接受毛主席检阅后,人们都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一般的人了。那种神气、那种荣耀、那种幸福,简直一辈子也享用不完。我们怀着这种神气、荣耀和幸福,挤到了天安门广场。亲眼看了看庄严神圣的华表和雄伟壮观的天安门城楼,亲手摸了摸神圣得不得了的金水桥栏杆。

燃烧的句号    第四章 - 兆平园 - xiao.z.p的博客

在天安门广场上,我怀揣“红宝书”、臂戴红袖章,拍下了一张十分珍贵的留影。我在照片背面端端正正地写着:1966 年11月11日,我见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

燃烧的句号    第四章 - 兆平园 - xiao.z.p的博客

 


 35年后的2001年夏天,我出差到北京。站在雄伟的天安门城楼下,我整整仰望了一上午。当初,毛主席向我挥手的情景又一次浮现在眼前。模仿着当年红卫兵的标准架式,我又照了一张怀揣“红宝书”的照片。

是啊,35年前,红卫兵满天下串连乘车、吃饭、住宿都不要钱。各地的学生有的去延安,有的去太行,有的上井岗,有的还周游全国。我的二弟就是接受毛主席检阅后,到很多地方去串连,游历了祖国的山山水水。燃烧的句号    第四章 - 兆平园 - xiao.z.p的博客

    只怪我不该当老师,驯化出处事优柔寡断,办事顾后瞻前的脾性。面对免费周游全国的好机会,却不敢带着学生到处串连,而把他们领回了家。


  评论这张
 
阅读(132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