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iao.z.p的博客

写写画画 消磨时光 发表习作 广交朋友

 
 
 

日志

 
 
关于我

工农商学兵都干过, 最后吃了记者这碗饭。 从小喜欢写点东西, 如今留下废纸一大堆。

网易考拉推荐

燃烧的句号 第二十章  

2012-12-27 15:08:56|  分类: 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谙世事  急流勇退非败将

惊回首  执笔伏案论人生

  

自从邓小平老人家在1978年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开放”后,“改革”这个词成了现代汉语中使用频率最高的时髦词汇也成了各级领导进行人事调整时最不得罪人的法宝。

湘潭广电从1998年完成“局台一体”的大手术后,几乎每年年底都要进行一次竞聘上岗、自由组合的“改革”。除局党委班子成员稳坐钓鱼台外,其余人都逃脱不了一次又一次换牌子、调位子、抬桌子、搬凳子的折腾。于是,平日“表现好”者当选科长、副科长,总监、副总监连从未接触过新闻业务的出纳员也坐上副总监宝座。而平常“表现一般”且领导交往不多者则会在“自由组合”中无法“自由”。

一些心有不甘的落聘者和未被组合去找局领导领导自然搬出“最不得罪人的法宝”:“这不是领导的意思啊,找我也没有呀。”然后,尽显乐善好施之体面,亲自出马“斡旋”。结果,高程师“被申请”到行政科守传达、修水电。

早在1998年实施“局台一体”手术时,我经报名应聘、登台演讲、竞聘上岗等一系列程序,成为了新设的局研究室“开辈主任”。历经三次“登台演讲、竞聘上岗”,我连续在位五个年头。直至2002年底的又一轮改革,局研究室寿终正寝,我又成了“末代主任”。

2003年初,我这个为“公务员”身份所累而不能申报高级职称的老中层干部54岁—— 一个留不好安排,退没有理由的年龄。局领导便安排我新闻频道审稿、审片。一年后,到了55周岁“一刀切”的年龄坎子中共湘潭市委准时发出了关于“肖兆平同志按副县级提前离岗”的红头文件。

就在我收拾行囊,准备“打起背包就出发”的时候,新闻频道总监蒋希前和副总监舒良才盛情邀我出任处在困境中的《湘潭广播影视报》总编辑。 

这一年,我55周岁,也是共和国的55周年华诞。我写了一首叫《共和国的同龄人》歌词。湘潭广电音乐工作室罗音先生为歌词谱了曲。当年国庆节,男中音独唱《共和国的同龄人》入选湘潭市国庆55周年电视晚会。

后来,我把歌词挂在了自己的博客里。一位网名叫“观雪听雨”的山东博友把歌词推荐给了湖北黄冈市小有名气的作曲家胡耀武先生。胡先生为歌词重谱了一套曲,并把青年歌手文波先生演唱的《共和国的同龄人》挂在了网上。

这首歌词是:

诞生时听见天安门上礼炮响

摇篮里就把《东方红》歌唱

在那一穷二白的土地上

我们携手播种希望

不会忘记,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

不会忘记,自卫反击战场战友长眠他乡

心目中只有五星红旗飘扬

成长中沐浴着共和国的阳光

在这改革开放的舞台上

我们携手谱写华章

不能忘记,天下百姓期盼小康

不能忘记,要把伟大祖国建设得更加富强

啊,我自豪,我是共和国的同龄人

啊,我幸福,我和共和国一起成长

2005年底,随着改革的步步深入,湘潭广电又一轮“竞聘上岗、自由组合”的大幕拉开了。在激烈的岗位争夺战中,每个员工都成了逆流而上的虾兵蟹将,不得不在竞岗的激流中使尽全身解数。就像湘潭十八总那个回水湾一样,大多数虾兵拼尽全力,仍留在了回水湾里。只有少数善于中流击水的蟹将能够冲出回水湾,进入漩涡以外的水域。

此刻,除局领导班子以外的所有人都在为职务、岗位而奔忙。唯独我这个被市委文件指定的“提前离岗”者无需像热锅上的蚂蚁。

也就是此刻,在新闻频道当了多年总监的蒋希前先生被提升为分管新闻宣传的副局长。他立即进入临战状态,开始了人员组合、工作安排等各项部署。蒋副局长盛情邀我:“抖擞精神继续留在新闻频道指导工作。

是抖擞精神继续干,还是急流勇退旗鼓偃?不少朋友有不同说法习惯于思前想后的我拿不定主意。就在举棋不定的时候,一位年轻却老道、成功却未得志的朋友帮我下了决心。这位朋友原在一所乡村中学传道授业,应试进入湘潭电视台后,一直很受领导赏识。脑子灵活,精明能干,从初级职称起步,最后拿到了高级职称,还挂上了新闻频道副总监的衔。可不知什么原因,在有望进入仕途的关键时刻,那位曾对他有过承诺的领导没有把他放在心上看清世态炎凉、人情如纸后,趁机构改革之机离开了广电战线。

图片在分析我该退,还是该留的问题时,这位晚我一辈的朋友可谓一针见血:论新闻业务,你完全可以,而且应该“抖擞精神继续干”。可是,论官场应酬,你早就该“急流勇退旗鼓偃”,而且要甘当败将、甘拜下风赶快回家去卖红薯……

    为此,他特意用筷子写一幅硬笔书法作品送给我:

“无欲无求敞开肚皮吃饭

      不吹不拍站稳脚跟做人”

我听信了这位朋友的忠告。向局党委递交了一纸报告:从2006年元旦开始,我正式离岗休息,再不来上班了。

没过几天,局人事政工科通知我:“您已经决定正式离岗休息,局领导要约请您谈一次话……”

“不必,不必。领导很忙,别耽误他们的宝贵时间了。”我非常清楚,退休的时候,领导找你谈话,无非是当面来一段类似追悼词的辞令。诸如“几十年来听从组织安排,服从工作需要,任劳任怨,兢兢业业”,是“宝贵财富”,“舍不得您走”等等。然后说,“看您还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有什么希望和要求?”最后,“希望您经常来单位指导工作…… ”

已经告老还乡的人了,我还要听那些舒心悦耳的话干什么!至于意见和建议、希望和要求,在职在位的时候提都没用现在退休了,提了有用吗?

过了几天,新竞聘上岗的总编室主任王伟平告诉我省广电厅欲聘请一批老同志监评广播电视节目希望我“发挥余热”,担当监评员。我当即婉拒了王主任的盛相邀。

我觉得,退了就是退了,就等于单位没有你了。你就没必要再到单位去现身显眼发什么热了。时代变了,我们的观念也该“与时俱变”,不能再抱着以前那种“生是单位的人,死是单位的鬼”的传统观念。就像一盏油灯,把你吹灭了,你就安安静静地歇着吧,别想着东山再起,自燃起来。风烛残年的,还发什么余热、闪什么余光?当年退伍回乡时,我压根就没闪现过回部队“指导工作 ”、“发挥余热”的念头,而是享受起了没有急促起床号的温馨。但躺在床上仍旧提心吊胆,生怕误了上班。如今彻底好了,早晨睡懒觉再也用不着担惊受怕了。我对自己说:睡吧,放心大胆睡吧,把过去耽误的懒觉统统补回来!

大概是应了妈妈在世时说过的“没有癞子想癞子,有了癞子嫌癞子”。没有懒觉可睡的时候,总觉得睡懒觉是一种奢侈的享受。现在可以放心大胆地睡懒觉了,反而觉得睡懒觉并非享受,更非奢侈,而是一种煎熬。

图片不知为什么,强闭眼睛难入睡,碾转反侧梦不成。从儿时到退休,几十年经历的往事犹如长篇电视连续剧,一集接一集地争相播放。睡不着就不睡了吧我索性披衣起床,沏好茶,点燃烟,然后开启电脑,搜寻并记录自己的生平往事,破解自己几十年来的若干历史纠结。一连几天,我津津有味地琢磨着《句号》的布局谋篇。自己亲身经历且富含酸、甜、苦、辣的艰辛际遇,就像“串联”时的红卫兵挤火车站一样,争先恐后地抢占着我的每一个脑细胞。

清点积淀了半个多世纪的历历往事,除了温馨的乡情、友情和亲情外,我脑子里印象最深的还有许多惊险可怕的故事、悲惨可怜的场景、凶狠可恶的嘴脸和一些人所干的卑劣可耻的勾当。

好长一段时间,我整天整天地坐在电脑前,右手握鼠标,左手敲键盘,如醉如痴地雕刻着《燃烧的句号》。有时思路大开,肺腑之言就像爆发的山洪,堵也堵不住。也有文思短路的时候常常十天半个月也写不出一个字来我心里很是急躁不安内人安慰说,急什么,今天写不出,明天再写。今年写不完,还有明年、后年,日子长着呢。

日子长着吗?年近古稀的人,正奔耄耋而去,敢说“日子长着”吗!我对内人说:我必须抓紧写作,不然,我的《句号》没写完,阎王爷就要给我划句号了。

对人生经历的盘底是一件既幸福又痛苦的事,何况我的人生经历中,悲惨遭际远远多于幸福时刻。完全可以说,《燃烧的句号》是一个共和国同龄人悲惨遭际的痛苦回忆。比如,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那段因天灾人祸导致的苦日子,常令我放下鼠标,失声痛哭!

“诞生时听见天安门上礼炮响,摇篮里就把《东方红》歌唱”。共和国的同龄人是在《东方红》的歌声中诞生、成长,与共和国生死相依、荣辱与共的一代人。这代人经历了建国以来的全部风风雨雨,见证了执政党及其统领下的共和国走过的坎坷历程,尝遍了其中的酸甜苦辣。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清匪反霸”、“三反”、“五反”搞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我们还小,不懂事。到“抗美援朝”的号角吹响,我们就开始跟在大人后面“捐善款,买飞机,打美帝”。“反右运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化”的时候,我们渐渐懂事了,可就是弄不明白,为什么要把每家每户的铁锅和瓮坛砸碎,连门锁头搭子都撬下来,送到土砖垒的“高炉”里去。为什么要手搓粘土烧水泥,还号召“一个婆婆,十个砣砣”。

接着,连续三年自然灾害,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华大地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饥荒,活活饿死的人就有几千万。那时候我们才十一二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却没有饭吃。

再接着,瘟疫般的“文革”爆发,“天下大乱”。工厂停产,学校停课,该、就业的时候,我们不能升学、不能就业,只能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

风华正茂、激情燃烧的岁月里,我们必须响应党的号召,实行“晚婚晚育”每对夫妇只能生一胎这是国策,谁也不能越雷池一步。

改革初期,“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臭老九”吃香,我们却没有文凭。不惑之年,我们和自己的儿女一起书包进学校,千辛万苦才追回了一纸烫金的文凭。可是,“干部年轻化”的要求,又向我们关了一道闸。

年过半百,身体尚好,家庭拖累也少了,本可放开手脚干几年,弥补年轻时对祖国和人民的亏欠。却偏偏碰上精筒机构、人员分流、企业改制、减负增收…… 于是,“内退”、“下岗”、“息工”、“待业”、“留职停薪”、“提前离岗”成了共和国同龄人的最终归宿。

太多太多的坎坷使共和国同龄人觉得自己是生不逢时、空怀大志的一代好事几乎没赶上倒霉的事差不多都落到了自己兜里。于是,有的人萎靡不振,怨天尤人,牢骚满腹,怪话连篇。碰到不如意、不称心的事就发牢骚、讲怪话,骂党腐败,骂政府无能,把一切不该发生的事都归罪到执政及其领导的政府头上。比如马路上堵车、下水道不畅、大街上有人抢包、有人扒窃、有人乱贴小广告等等,就有人开骂了:如今的政府一点用,根本不管事。

我理解这些人的心情,但不苟同这些人牢骚。我要,发那么多牢骚有什么用?“牢骚太甚防肠断”!如今政策好,言论比以前自由了。你有牢骚可以发,没抓你的小辫子,更不会把你打成“反革命”。要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这些发牢骚、讲怪话的朋友恐怕早就被戴高帽子游街,被打成“现行反革命”,蹲监狱、进牢房了。

其实,我有时有怨气,也发牢骚,但我从不骂政府不骂党。因为。我从小就接受爱祖国、爱人民、爱共产党的教育,从小就把祖国、人民和党比作妈妈。妈妈是什么?妈妈是人,是生你、养你、哺育你成长、最应该受到尊敬的人。谁都有妈妈,谁都不是石头缝里迸出来的,也不是吃露水长大的。一切有良知的正常人,都知道爱戴自己的妈妈,维护妈妈的尊严。妈妈可能骂过你、打过你妈妈可能有过失误,甚至犯过错误你能因此就跟妈妈赌气、对妈妈记仇吗?

共和国成立之初,我们的妈妈面临着人口多,底子薄,经济、文化落后的千疮百孔局面。毛主席多次用“一穷二白”来描述中国的国情。就在这片一穷二白的土地上,妈妈带领各族儿女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历尽了千辛万苦,书写了最新最美的文字、描绘了最新最美的图画。

事实就是这样明摆着,我们的妈妈有过失误,甚至犯过错误: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的“反右运动”过了头,“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造成了重大损失;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饿死了三千万人;后来的“文化大革命”导致国民经济走上了崩溃的边缘;改革开放以来,从上到下的“腐败顽疾”久治不愈,甚至愈演愈烈;兴师动众的“教育改革”没达到预期目的,反而增加了百姓的负担,增加了文凭的水分;煞费苦心的“职称改革”没能调动专业技术人员的积极性,反而助长了弄虚作假歪风;万众瞩目的“医疗改革”没减轻病人的负担,反而导致医德缺失,出现了累累弊端;步履艰难的体制改革更使一代共和国同龄人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麻烦,不少人下岗、内退、息工、待业……

你能因此就埋怨妈妈、记恨妈妈吗?

显然不能!子不嫌母丑,狗还不嫌家穷呢!

有一位同龄人说得好:为了社会的和谐、祖国的昌盛,我们不能因自己遭受了苦难就诋毁妈妈的声誉、损害妈妈的尊严、破坏妈妈的形象!真心实意地敬重妈妈、爱戴妈妈是天经地义、坚定不移的!想想在珍宝岛自卫反击和对越自卫反击战场上牺牲的战友,他们也是共和国的同龄人啊。他们为捍卫妈妈的尊严,连生命都奉献出来了,我们承一点委屈和牺牲又算得了什么!

我们把国比作妈妈,这个妈妈决不能只是一个口头上的虚幻妈妈,而应该树立在儿女们的心目中、脑海里。面对妈妈的过失,甚至错误,作为儿女的庞大群体,应当以人性的宽容来承担委屈和牺牲,以维护妈妈的尊严。

事实上,为维护妈妈的尊严,默默承受委屈、承担牺牲的人性宽容,已经升华为朴素而伟大的爱国精神。共和国的一代同龄人就是用自己的一生践行、捍卫、诠释着这种朴素而伟大的爱国精神。正是这种精神主导了我们的思想和灵魂,使我们自觉不自觉地成为了建国以来最稳定的社会基石。 

我始终觉得共和国同龄人的这种朴素而伟大的爱国精神值得弘扬。于是,写了一段题为《我是共和国的同龄人》的文字,发表在博客上。没想到引起了不少博友的关注和共鸣很短时间里,竟收获了1000多次点近百条评论。 

在维护、巩固和发展社会和谐、祖国昌盛的大前提下,宽容是化解各种矛盾的重要法宝。特别是有过“红卫兵”经历和“知青”经历的共和国同龄人,对于艰辛际遇中没有标准答案的众多历史纠结,只能用垂暮之年的宽容之心去逐一化解。 

当年,我所在的部队先后以信函和专人外调的形式,对我进行入党、提干前的政审。普迹街上的“负责任支书”和“凭良心秘书”们一而再、再而三地编造“家庭历史不清”的谎言,极力阻扰和陷害;湖南农药厂按政策转正一批合同制工人时,“负责任支书”以“家庭出身不好”、“现实表现不好”为由,活生生地卡住几在厂里工作了3年的青年人;在南京空军某高炮部队服役的一名普迹青年处于提干的关键时刻,家乡的“凭良心秘书”和“负责任支书”们信口开河地说该青年的父亲“当过伪保长”……

近半个世纪过去了,怎样破解这些被人断送前程和命运的重大历史纠结呢?

以前,我对一贯捣鬼、使坏、整人、害人的“负责任支书”、“凭良心秘书”们充满怨恨。恨不得请出雷公电母劈了这帮丧尽天良的“害人精”。

然而,“冤冤相报何时了”!于是,我选择了宽容和饶恕。以人性的宽容来承担委屈和牺牲,便有了“以德报怨”的胸怀。当初,说不定“负责任支书”、“凭良心秘书”们真是出以公心地“对党负责、对部队负责、对肖兆平同志本人负责”呢。1992年,我满怀信心地准备去武大“读研”局长却不肯在我的“硕士研究生入学申请表”上签字,我当也不无怨恨之心。现在,用垂暮之年的宽容之心去换位解读昔日旧事,马上变得怨消恨散。说不定,当时若是我当局长,也舍不得放走能干事的人。同样,湖南师大的张校长当初不肯接我这个只有大专学历的人,也是在理之事。若换上我当校长,也不会同意让大学讲台上摆一支充数的“竽”。

一代共和国同龄人的切身经历,折射了新中国从成立、巩固、发展,到迷茫、动乱、挫折,再到改革、开放、崛起的全过程。看到贪污腐败,我们愤恨得咬牙切齿;听到打“老虎”、灭“苍蝇”,惩治贪官污吏,我们高兴得心花怒放。对于自己,我们总是以人性的宽容承担委屈和牺牲,努力把自己修炼成当代社会发展进程中最稳定的因素。

曾记否,在我们满怀壮志,积蓄知识和力量,企盼自己成为有用之才的时候,“文化大革命”从天而降“停课闹革命”狂风骤起。那时候,我们以无限忠于毛主席的一颗红心,毫不犹豫地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坐标。到头来,我们被社会无情地淘汰不懂外语,不懂电脑,连手机也玩不转;没有文化,没有技能,连三杯两盏的海量都没有只有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赤胆忠心。可如今,党和祖国已经不需要这种“赤胆忠心”了。

更令人难受加难堪的是,经过无休止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和没完没了的“政治运动”洗礼,我们不可抗拒地成为了共和国的文化断层代。当我们羞愧难言的时候,反而被冠以“知识青年”的雅号,投进了“上山下乡”洪流。在感受知识匮乏的悲哀中,我们经受了痛苦的煎熬。面对残酷的现实,我们也只能以人性的宽容承受耻辱、委屈和牺牲

当我们从大劫大难中走出来时,已失去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可我们不甘心沦落为空怀大志、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荒废人生的一代。无论在农村,在工厂,在部队,在机关,在企业,在各行各业的各自岗位上,一代共和国同龄人始终在努力学习、顽强拼搏。直到花甲之年,不少人还企望自己能成为“四化”建设的有用之才。可是,成功者寥寥。

我们不能不承认,共和国同龄人确实是“生不逢时”的一代。若是早出生二十年,我们也许当了将军,也许成了烈士。若是晚出生二十年,我们也许成了大款,也许当了明星。正因为“生不逢时”,现在,我们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会,甚至连偷鸡摸狗、违法犯罪都是外行。如今,从都市到乡村,街头上闲逛的,公园里溜弯的,棋牌室搓麻将的,屋檐下打扑克的…… 所有无所事事的人群中,一代共和国同龄人成为了主力军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更加“奈若何”的是,我们的子女并不在意父辈们特有的悲惨际遇。他们不了解,甚至根本不愿意了解父辈们坎坷的生活经历。而我们自己也很少向他人吐露曾经遭遇过的苦难。

如今,共和国同龄人都已成为爷爷奶奶。爷爷奶奶辈的我们和天下所有父母一样,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时势造化的“独身子女”,以及“独身子女”的独身子女身上。我们把儿辈、孙辈的出息当作自己的再生,无时无刻不在教导他们努力学文化、长知识,全心全意地护佑着他们成长,期盼着他们成为有道德、有本领、有益于社会的人。图片

 好在小外孙韬韬既没有“异化”,也没有“畸形”。2012年11月22日傍晚,我从幼儿园接他回家,因为下着小雨,我抱起就往回走。不满五岁的韬韬甜甜地亲了我一下说:“爷爷,快放下,我长大了,你长老了,抱不起了。”他挣脱着下地,牵着我的手说,“爷爷,我扶您。”

当时,我眼眶湿了,鼻子酸了,心里不知道有多得意:小娃娃有如此孝心,我没有白费力啊!长期以来,我以“万事孝为上,教子德为先,夫妻诚为贵,待人善为本”的传统观念教育儿孙,终于获得了收成。

记得,女儿艳子刚懂事的时候,我就教育她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为纠正小女孩爱吃零食的习惯,有一次,我特意买了一小包牛肉干放在厨房的桌子上。当时在湘潭云塘小学读年级的她放学回家后,飞快地就把牛肉干吃了。吃完还笑眯眯地对我说:“爸爸,牛肉干是给我的吧,我都吃完了。”我不露声色地说:“什么,你把牛肉干都吃了,那是用来毒蟑螂的啊!” 艳子急了:“那怎么办啊,都怪我没有问你。”我还是一本正经地说:“快吃几颗生大蒜子解毒。”她吃生大蒜子,辣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从此以后,不经父母同意她再也不乱吃零食了。我觉得,“爱而不宠,放而不纵,精心培育,严格要求”是教育后代的基本原则。这个原则可能会让孩子吃些苦头,但可以让孩子少走弯路。关于这点,女儿在结婚仪式上的答谢词给了我回报:

“我忘不了父母和各位长辈、亲朋好友20多年来对我的关心、爱护和帮助。特别是我敬爱的爸爸,他不仅是一位好父亲,更是我挚诚的朋友、尊敬的老师、崇拜的偶像。他在生活上给我关心,工作上给我指导,业务上为我把关,人格上给我树立了榜样。他精心呵护我,严格要求我,刻意磨练我,使我得以顺利成长……”

“夫妻诚为贵,待人善为本”,是我处理夫妻关系和其他人际关系的基本准则。我上中学时粮食短缺,有位同窗女友在我的饭盆里加过米,我们互递纸条,讨论人生,虽算不上谈情说爱,但关系非同一般;我在部队搞新闻报道时,有位女编辑向我表白,希望我退伍后能和她一起在报社当记者;戍边南疆的日子里,一位敢恨敢爱的壮家姑娘甚至直截了当地对我坦言:“很想嫁给大军”…… 我觉得,对于任何一个风华正茂的小伙子来说,这些都是正常不过的事,根本用不着东藏西匿。我和内人相恋的时候,这些“隐私”都成了她津津乐听的故事。在我看来,夫妻之间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事。相互忠诚、信任是维系夫妻感情、保持家庭和谐的最可宝贵的灵丹妙药。

2012年11月,我把《燃烧的句号》挂在博客和QQ空间里征求意见,有朋友对我说:“你在书里写了几段年轻时的情感故事,就不怕夫人吃醋?”我满有把握地回答:不会,那些故事她听我讲过多少遍了。如果有人硬要借此七嘴八舌,我相信我的内人会看得出来:这些人不是“待人善为本”,而是“白天惟愿牛斗架,夜晚惟愿火烧天”。

一个多“甲子”过去了,共和国的同龄人以整整一代人的青春为代价,唤醒了沉迷于“政治运动”、“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政治家们,促使他们调整治国方略,重视经济建设,跟上时代步伐,重振中华雄风。这就是在改变现实中酿成的“共和国同龄人情结”。这种情结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将成为共和国的宝贵精神财富。

无需牢骚,无需懊丧,也无需怨天尤人。共和国的一代同龄人从小的理想就是把祖国建设得更加美好。可是,由于特殊的时代、特殊的原因,我们这一代人对祖国“四化”建设的贡献很少,只能有愧于世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9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